<thead id="f9ldr"></thead>
<form id="f9ldr"></form>

      <address id="f9ldr"></address>

        中國新聞網 國慶記“疫”:那些不曾忘卻的“義無反顧”

        2020-10-06 131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網   2020105

        周建倉在荊門新冠ICU(周建倉本人供圖)

        不少人說,今年國慶假期頗有過年的感覺。訪親拜友、旅行出游都是不少國人的選擇,就連假日里景區的“擁擠感”,也讓人感慨是久違的熱鬧。

          但歡慶氛圍背后,新年伊始的那場全民“戰疫”令人無法忘卻??梢哉f,正是無數醫護人員的“義無反顧”,才有了今日的喜樂祥和。

          回首那段驚心動魄,披甲上陣的白衣戰士從來不是“一個人在戰斗”,背后默默支持的家人,身旁共赴戰場的隊友,還有給予他們信心和鼓舞的治愈病人……人與人的因緣際會總是如此奇妙,個體與集體間的聯系也由此延伸,值此家國歡慶時,那些瞬間值得再次回眸。

        王長亮在荊門支援(王長亮本人供圖)

        家人給的“定心丸”

          疫情期間,有這樣一個視頻在網絡上很火,屏幕中兩個小男孩根據爸爸的“入艙”標配,一層層用畫紙為其“穿上衣服”,希望這厚厚的防護服能替爸爸抵擋病毒。這個視頻里的爸爸正是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下稱邵逸夫醫院)下沙院區ICU主治醫師王長亮,他在疫情期間奔赴湖北荊門沖鋒一線。

          “兒子們思念的方式,是畫一個胖嘟嘟的爸爸。一層層的衣服貼上去,讓我身披鎧甲,戰無不勝?!蓖蹰L亮笑著說。

          他坦言,赴荊門抗疫壓力不小,跟家人溝通交流成了他緩解壓力的方式之一?;蚴菒廴税l來的日常,或是小兒子畫的畫,再或是大兒子表演架子鼓的視頻,這些來自家里的消息,讓他緊繃的神經得以片刻松緩。

        沈麗華與隊友在武漢支援抗疫(沈麗華本人供圖)

          “是他們守住了‘小家’,才能讓我們在外為‘大家’安心奮戰?!蓖蹰L亮說。

          他說,每當搶救出一個病人或者是病人轉危為安時,那種欣慰感、職業成就感是無法替代的?!斑@是我這么多年守著初心最感動的地方,也是我最喜歡這份工作的地方?!?/span>

          如今哪怕再忙碌,王長亮仍會抽出休息時間,去中小學普及健康知識,特別是進行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護宣講。

          這次假期,他選擇陪伴家人,帶孩子們去錢塘江看看潮水,一起去戶外騎騎車,到杭州周邊逛一逛……對他來說,這樣平淡不失溫情的生活,便是最大幸福。

        沈麗華在武漢支援(張煜歡 攝)

        治愈患者帶來的“禮物”

          同一時期支援荊門的邵逸夫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周建倉,是荊門新冠ICU負責人?;氐胶贾莺笏恪盁o縫連接”地排上了工作,作為重癥醫學科的醫生,他“承包”了邵逸夫醫院慶春院區和衢州江山市人民醫院加起來的十幾張病床,每周往返于杭州和江山。

          雖然工作上重復著繁忙,但周建倉一心記掛著曾在荊門救治的病人,偶爾打電話給他們,詢問恢復情況。

          “有位病人剛入院的時候,情況非常糟糕,情緒也非常低迷,他甚至都想過捐贈器官?!痹谥芙▊}及團隊的努力下,后來該患者作為援荊門醫療隊首位治愈的危重病人出院。兩個月后周建倉再與其取得聯系時,得到的反饋是“已經恢復正?!?。

          另一個讓周建倉牽掛的患者是荊門市首例用上最高規格生命支持系統ECMO的賀新森(化名)。16天的ECMO支持,在新冠ICU內長達35天的漫長救治,“命懸一線”的賀新森終于在醫療隊幫助下重獲新生,順利出院。

          4月,周建倉與賀新森視頻連線?!爱敃r看到他的狀態已經很好了,都能吹薩克斯了。吹薩克斯對肺活量的要求比較高,而新冠肺炎又主要影響肺,當時出院僅一個月左右,他的肺功能已經基本恢復到正常,這讓我們很驚訝,也很欣慰?!?/span>

          令周建倉更高興的是,賀新森如今還喜歡在網絡社交平臺上分享日常,這位“薩克斯小王子”還收割了一波“粉絲”,享受著新的生活。

        王長亮與家人合影(王長亮本人供圖)

        隊友連起的“戰友情”

          邵逸夫醫院的病房護士長沈麗華,是浙江省第四批援湖北醫療隊的一員。在武漢的日子里,如何盡快配合醫生建立起完善的醫療護理流程,沈麗華和團隊一起討論梳理了一遍又一遍。在做好團隊工作協調、關注患者病情的同時,沈麗華還要照顧到隊友的方方面面。

          她回憶,當時有一名護士當時由于心理壓力過大,時常覺得自己發燒了,“那時候因為條件限制,是沒有辦法做到面對面促膝談心的?!鄙螓惾A在了解該情況后,聯系了感染科的醫生為該護士診斷,還聯系醫院后方的心理醫生為其疏導心理。

          在多方的助力下,該護士突破心理阻礙,重新歸隊作戰。沈麗華感慨,很多問題依靠個人的是解決不了的,這時團隊的力量就彰顯出來了。

          沈麗華說自己有輕微近視,但由于每天需長時間“全副武裝”,為避免眼鏡在防護裝備里起霧影響工作,索性就摘下了近視眼鏡。

          “我只好根據衣服顏色判斷隊友,我遠遠地看到綠白藍相間的衣服,就知道是我們的隊員?!鄙螓惾A說,一看到隊員就覺得很興奮,戰斗力滿滿,“原來我們可能并不熟悉,但一起經歷抗疫后就感覺特別親切。也讓我更加理解了那種生死與共的戰友之情?!?/span>

          回憶起那段戰役經歷,沈麗華幾度哽咽。她說,關于在武漢抗疫的每一幕畫面、每一個環節她都清晰記得。無論是并肩作戰的醫護人員,還是志愿者,還是鼎力相助的“大后方”,關于這些人和事,回想起來盡是溫暖和感動。()

         

        上一篇

        previous

        下一篇

        Next article

        炸金花棋牌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