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f9ldr"></thead>
<form id="f9ldr"></form>

      <address id="f9ldr"></address>

        都市快報 懷孕2個月卻患上嚴重心臟病,失去孩子、病情反復……6年235條就診記錄背后,是一個女人和她的家人、醫生堅強而溫暖的故事

        2020-10-06 136

        文章來源:都市快報    2020104

        中秋前夜,晚上9點,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心內科張培副主任醫師結束最后一臺心臟介入手術,走出醫院,他抬頭看了一眼天,月兒圓圓。

           

        “叮咚,叮咚?!?/span>

           

        張培打開手機,阿玲(化名)的微信跳了出來?!皬埮喔绺?,中秋國慶雙節快樂!”

           

        “節日快樂!健健康康!”張培很快回復。

           

        六年前,因為心臟疾患,張培和阿玲結緣,阿玲是他最牽掛的病人。這幾年,隨著阿玲病情趨于穩定,除了逢年過節的問候,他們的聯系漸漸少了。

           

        這是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沒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想到這,就著皎潔月色,張培回家的腳步輕快了不少,一天連軸轉的手術帶來的疲憊感一掃而光。

           

        從醫十多年,張培迎來送往無數患者,很多時候,他保持著醫生的中立和冷靜,但是阿玲坎坷的身世觸動了他內心最柔軟的部分,讓他暫時忘卻醫生身份,以一位朋友的角色,為阿玲的救治奔走。

         

        阿玲的朋友圈

        從小跟著養父長大 早早開始異鄉的摸爬滾打

         

        阿玲身世坎坷,剛出生,父母就把她抱養給鄰村一戶人家。窮人的孩子早當家。2005年,阿玲高中畢業,開始自食其力。

           

        幾個鄰居在杭州四季青服裝市場做服裝批發生意,看阿玲身材姣好,人又機靈,大家都建議她去杭州闖闖。

           

        2007年,21歲的阿玲,第一次離開浙西小城,來到省城杭州。在四季青服裝市場找了份服裝銷售工作。

           

        凌晨4點半上班,下午3點半下班,每天工作11個小時,一天下來,嗓子喊啞,筋疲力盡,但阿玲從不叫苦叫累。那時一心只想著賺錢,在杭州立足。

           

        起早貪黑拼命干了三年,2010年,阿玲用攢下的第一筆錢,又東拼西湊了一些,在四季青找了個店面,開始單干。第一年,很難,沒有客戶源,經驗也不足,阿玲差點撐不下去。

           

        但轉機隨即出現。

           

        半年后,因為隔壁市場裝修,阿玲所在的市場生意一下好了起來,店里的回頭客越來越多。

           

        “老客戶帶新客戶,生意越來越好?!遍_店第一年湊的錢,第二年,阿玲全都還清,還有了結余。

         

        阿玲懷孕了 兇狠的疾病開始顯露猙獰

         

        阿玲來杭州闖蕩,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阿順(化名)一直陪著。兩個年輕人一起經營著小店,組建了家庭。

           

        20145月,28歲的阿玲懷孕了,雖是計劃之外,但小生命的到來,讓阿玲和阿順滿心歡喜。

           

        阿玲決定好好休息,集中精力孕育新生命。正當全家人沉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悅中,疾病悄無聲息地來了。

           

        先是胸悶。懷孕一個來月,阿玲總覺得透不過氣,胸口像堵了塊石頭。

           

        接著,爬不動樓了。阿玲和阿順租住的房子在四樓,以前一口氣爬四樓不帶喘,那天突然就爬不動了,爬幾步就喘,腿像灌了鉛。

           

        然后就是持續的腳腫。六七月是服裝生意的淡季,那段時間,阿順帶著阿玲回老家放松,有一天,阿玲發現,自己的腳一夜之間腫了?!拔业哪_35碼,前一天穿進去還寬寬松松的涼鞋,第二天穿,已經勒得緊緊的。

           

        “人家都是孕中后期才會出現腳腫的情況,我才懷孕兩個多月,反應也太快了吧?!卑⒘峒{悶。

           

        看著阿玲連著幾天腳腫沒有消退,阿順當機立斷,“馬上回杭州檢查?!?/span>

         

        寶寶一切正常 可阿玲心臟有扇“門”壞了

         

        回到杭州,阿順帶著阿玲直奔浙大邵逸夫醫院。B超檢查,肚子里的寶寶一切正常。正想松口氣,產科醫生叫住阿順,并嚴肅建議,趕緊帶阿玲去心內科進一步檢查。

           

        阿玲最看重寶寶,寶寶沒事,自己除了腳腫,其他都挺好,她不愿折騰,想盡快回家。但阿順不放心,產科醫生嚴肅的表情意味著一定有問題。他拖著阿玲來到邵逸夫醫院心內科孟文芳副主任醫師的專家門診就診。

           

        診室里,孟醫師把聽診器放在阿玲胸前仔細聽了一小會,便緊蹙眉頭,臉色也凝重起來。

           

        心臟彩超和NT-proBNP(一種血液里反映心臟功能的指標,指標越高,心臟功能越差)檢查結果提示——重度主動脈瓣關閉不全,二尖瓣中度反流,左室增大,BNP18000(正常人<125)。

           

        這意味著,阿玲心臟有嚴重問題。由于心臟主動脈關閉不全,產生大量反流,會加重心臟的負擔,心衰會越來越厲害,這也是阿玲突然胸悶的原因,況且阿玲又懷著孕,無疑是雪上加霜。

           

        阿玲的病情有多嚴重,孟文芳醫師心里清楚明了。

           

        她第一時間聯系床位,把阿玲收治入院。阿順和阿玲,這兩個對醫學一無所知的年輕人,就這樣茫然又不知所措地住進了醫院。

         

        張培初見阿玲

         

        20147月的一天,下午4點,剛從手術臺上下來,張培接到孟文芳醫師電話,有新病人要住進來,要去仔細評估一下。

         

        醫生張培

         

        在心內科病房,張培第一次見到阿玲。穿著病號服,瘦瘦小小一個,坐在病床邊,實習醫生正在詢問病史。

           

        這么年輕的女孩,會是什么問題?先天性心臟???心肌???惡性心律失常?張培看著眼前這個女孩,除了瘦點,氣色看起來還不錯。

           

        簡單了解后,他心里咯噔一下。妊娠是心臟病患者的“鬼門關”,病情又重又棘手,管理難度很大。

           

        “你的心臟功能很不好,已經衰竭了,更為棘手的是你已經懷孕了,這會讓你的病情非常復雜而且難以預計,治療上可選的藥物也少得可憐,我們建議終止妊娠。你們怎么考慮?”張培盡量讓自己的話顯得冷靜甚至殘酷,阿玲的情況不容樂觀,要想看到希望,就只有先打碎希望,也唯有身披這樣的“冷血外殼”,才能在日常診療面對生死時理性應對。

         

        要孩子還是保大人?

         

        阿順很快找到張培,斬釘截鐵表示,一切治療以大人為主,同意終止妊娠。

           

        “這個事情需要一家人一起商量著來做決定,草率不得,請你們父母都到場吧?!?看著眼前這個染著黃發,文著文身,帶著粗粗的金項鏈,似乎有些玩世不恭的年輕男子,張培本能地多問了幾句。

           

        阿順轉身回了病房,但很快又出來,“這件事情我們兩個人能做主,大人要緊?!?/span>

           

        但阿玲顯然不愿意輕易放棄寶寶,她知道,如果要做心臟手術,以后懷孕可能更難。

           

        那天,結束一天的手術已是深夜,張培想到阿玲,不知不覺又走進病房??粗⒘岢脸寥胨臉幼?,看著監護儀上平穩的數字,張培感慨萬千:阿玲一直在外院做產檢,卻沒有記錄提示她身體狀況的異樣;病急亂投醫有時就像是場賭博,萬一運氣不佳押錯了寶,甚至有付出生命代價的可能……

           

        就在阿玲猶豫的三四天里,她的病情加重了,即使躺在病床上不動,胸悶也排山倒海般襲來。孟文芳副主任醫師為阿玲制訂了治療策略,首先要終止妊娠。無論多么不情愿,阿玲也只能無奈接受了現實。

           

        張培前后奔走,聯系醫院的婦產科專家查看阿玲病情,專家認為,還是需要做清宮手術。在心內科醫生的全程陪護下,醫護人員配合默契,阿玲的清宮手術很快就結束了。

           

        看到阿玲蒼白的面容,再看看監護儀上的數字,張培總算暫時舒了口氣。在他眼里看似不靠譜的阿順,夜夜守在阿玲床旁。

         

        阿玲的心功能進一步惡化了

         

        意外總是接踵而至。

           

        張培接到護士電話,說阿玲有緊急情況。他趕去,很遠就聽到了阿玲的喊叫聲,進病房一看,阿玲在床上翻來覆去,臉色慘白,口唇紺紫,雙手按著腹部一直喊痛。

           

        這和平時處理的心臟急癥太不一樣了。張培有些怔住了。

           

        再次緊急聯系婦產科專家,經過溝通,專家考慮是子宮痙攣相關,用了一些解痙的藥物之后,阿玲漸漸平靜,但痙攣可能再次發作。

           

        果然,阿玲的腹痛又發作了幾次,與此同時,多項檢查提示,阿玲的心功能進一步惡化了,并且腹痛每發作一次,情況就更糟糕一些。這讓阿順非常害怕,時不時給張培打電話求助。

           

        妊娠患者在心內科會受到“大熊貓”式的關照,對于阿玲的病情,張培所在科室進行了多次討論,阿玲心臟疾病的基礎病因一時難以明確,但面對重度主動脈瓣反流和心功能Ⅳ級(心臟疾病患者心功能評估,Ⅳ級最重)這樣嚴重的心臟問題,如果不進行外科手術干預,阿玲很快就會因為心衰離世。

         

        阿玲的第一次心臟手術

         

        張培出差回來,阿玲已轉到重癥監護病房,躺在監護病床,身上遍布貼片和插管,連著錯綜復雜的導線和導管。

           

        看到阿玲的那一刻,張培心里五味雜陳。雖然也常到重癥監護病房查房,但一直都是程序化的工作,從未像現在這樣,以醫生、更是朋友的身份探視。

           

        “我什么時候能回普通病房???” 阿玲一句話,讓久經沙場的張培差點淚奔。

           

        在重癥監護病房,各種此起彼伏的機器聲、病人的呻吟聲,每天吃藥、打針,一眼往不到頭的日子,讓清醒的阿玲有些崩潰。

           

        “如果治不好,就讓我回家吧?!卑⒘嵋欢惹榫w沮喪。但一想到阿順,她又燃起“斗志”。

           

        阿順時時刻刻都在等待阿玲轉出重癥監護病房的消息。每天半小時的探視時間,阿順聊的都是阿玲喜歡的話題,比如新家怎么裝修,再比如,出院后一起去旅行。

           

        阿玲的情況每況愈下,內環境紊亂,肝腎功能都出現了嚴重的損傷。邵逸夫醫院經過多次全院會診討論,認為只有開胸心臟瓣膜置換手術一條路。但阿玲的情況實在嚴重,當務之急是行肝腎替代治療,跟死神賽跑,“搏”出一個可以接受的手術機會。

           

        阿順和阿玲對治療方案全盤接受,完全配合。唯有“選擇生物瓣置換”這一點,阿玲堅持,語氣平靜又不容反駁。

           

        因為阿玲知道 ,生物瓣置換術后抗凝治療半年,可以正常懷孕生子。而機械瓣置換后則需終生抗凝,懷孕后有許多不可控因素。

           

        即使張培再三告誡她,置換生物瓣若干年后還需再次開胸更換瓣膜,而且二次手術的創傷和風險會明顯增加,阿玲還是不為所動。她的這份勇氣,讓張培又嘆又氣,卻又無可奈何。

           

        在重癥監護團隊的努力下,阿玲的身體內環境相對穩定了,邵逸夫醫院心外科團隊、麻醉團隊等為阿玲的手術做了萬全的準備,手術比想象中順利。瓣膜置換手術術中

           

        顯示,阿玲是乏氏竇瘤破裂,這也證實了當時手術決策的必要性和正確性。

           

        術后,阿玲又轉到了重癥監護病房,21天后,阿順終于等到阿玲可以轉到普通病房的消息。阿順開心得像個孩子,但張培深知,手術只是暫時解決了阿玲的問題,但阿玲基礎病因一直不明,瓣膜置換手術也僅是對癥治療而已,這么緊迫的情況下手術能全身而退已經很不容易了,阿玲的病情還有反復的可能。

         

        阿玲的235次復診 阿順從不缺席

         

        阿玲出院那天,張培去病房跟她道別。阿順正在收拾行李。

           

        不知從何時起,張培對阿順的固有印象,從“玩世不恭”變成了“絕對靠譜”。只要對阿玲的恢復有幫助,都用最好的,生物瓣用最好的,留置針也用最好的。

           

        在生死面前,阿順和阿玲的相扶相依讓人動容。

           

        阿玲每周一次的復診,阿順從不缺席。從2014年發病至今,阿玲的就診記錄有235次,是張培所有患者中最多的。

        2014年發病至今,阿玲的復診記錄共235

         

        好在年輕就是最好的資本。術后半年檢查,阿玲的恢復雖然偏慢了一點,但符合總體預期。

           

        出院后,考慮到阿玲的身體,阿順換了個電梯房租住。每天,阿順再忙,都會抽出時間陪著阿玲做康復,鍛煉肌力。

         

        怕什么來什么 阿玲的心臟再次手術

         

        2015年端午節前夕,張培接到阿順電話,阿玲身體又開始出現不適,咳得厲害,腳又開始腫了。

           

        出于職業的敏感,張培心里一緊,“不會是怕什么來什么吧?!?/span>

           

        正在外地出差的張培,幫阿玲聯系心外科醫生復查心臟彩超,阿玲再次入院。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阿玲的病情讓心外科醫生感到棘手,暫時的對癥治療后,心衰癥狀依然沒有緩解,影像學檢查發現阿玲的心臟問題又“進展”了。

           

        出差回到杭州,正值端午節。張培掛念阿玲,提著水果來到病房,阿順也在??吹綇埮?,阿玲有些欣喜又有些感傷:“為什么我這么倒霉???”

           

        阿玲雙上肢出現瘀斑,并出現了皮疹。皮膚科醫生查看皮疹時做了劃痕試驗,看到阿玲密密麻麻的就診記錄后,打破砂鍋問到底,問出了她既往反復潰瘍的病史,雖然缺乏實驗室檢查證據,結合臨床種種表現,多學科討論后做出了白塞氏?。ㄒ环N罕見的免疫系統性血管炎)的診斷,阿玲的病因水落石出,并接受了免疫抑制劑和激素的治療,但血管炎對心臟及大動脈的損傷卻無法逆轉,免疫抑制治療也只能暫緩病情的進展。

           

        因為心臟及大動脈受到血管炎損害,置換的生物瓣無法牢牢固定在位置上,阿玲接受了第二次開胸瓣膜置換手術,這次,只能更換為機械瓣膜,同時進行了大動脈修復,這是目前最適合阿玲的治療辦法。

           

        阿順還是一如既往地帶著阿玲每周至門診復診,張培“雙下沉”到外地工作,一直和阿順保持聯系。

         

        過好當下的每一個小日子 其他就交給命運了

         

        之后的治療,阿玲要到心臟外科、心內科、皮膚科、風濕免疫科四個門診進行隨訪,但阿玲的就診記錄總數慢慢少去,她的情況終于穩定下來了。

         

        2016年,阿玲和阿順搬進新房,舉辦婚禮,阿玲的朋友圈也更新得越來越頻繁,生活漸漸步入正軌。

         

        2018年,阿順和阿玲領養了一個小女孩,一家三口熱熱鬧鬧。而張培,依然是他們最依賴、最信任的醫生朋友。

           

        在日復一日忙碌的門診、手術間隙,張培時不時會想起阿玲,希望她過好每一天。

         

        而阿玲,偶爾也會擔心自己這顆弱不禁風的心臟。但更多時候,她選擇活在當下?!坝刑蹛畚业睦瞎?,有可愛的女兒,過好當下每一天,其他的,就交給命運了?!?/span>

         

        記者 金晶 通訊員 王家鈴 李文芳

        上一篇

        previous

        下一篇

        Next article

        炸金花棋牌游戏平台